【遊戲】咎狗の血(上)

 

  修改重貼版。

 

0008.jpg 

 

  SA主,CG劇透有,其他CP支持者慎入。

 

  玩了咎狗這麼久(?),一直想著要和拉麵一樣發個圖文並茂的感想文,磨了好久好久,總算生出來了。(拭汗)

 

  其實我只是想貼Shiki啦我承認。(爆)

 

 

 

 0001_20081007213716.jpg

 

  咎狗對我的影響遠深於拉麵和甜蜜池(如果先玩甜蜜池或許最震撼的會是這只),因為先玩過咎狗,我才有勇氣挑戰甜蜜池。(汗)

 

  雖說甜蜜池那慘絕人寰(何)的愛情(?)悲劇著實令我領略不少,但要說真正震撼的,果然還是要推咎狗……

 

 

  20XX年,爆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後的日本,從東西分裂成了兩個國家──CFC和日興聯。

 

  而原為首都的舊祖‧豐島,則成了犯罪集中的大本營,被名為『維斯基歐(Visukio)』的毒品組織所佔據著。

 

  那裡正舉行著一種名為『伊古拉(Igura)』的生命遊戲。只要湊足了足夠的條件便能挑戰『王(Irure)』,戰勝後便能取代其地位成為維斯基歐的首領並擁有無限的財富……

 

 

 

 

 

 

  在此重點只在SA身上,對於故事背景和世界觀不會作任何深入探討,也不是我著重的點。

 

  (以下灰色字體皆出自咎狗の血イメージドラマCD Vol.1「シキ編」非遊戲中出現的內容

 

 

  最先出場的咱心愛的主角‧Akira

 

144e06675c976dbq2.jpg 


  比賽才剛開始就結束,
Akira冷眼看著一擊KO而倒地昏迷不醒的肌肉男。

 

 

  Akira最先給我的感覺,就是「冷」

 

 

  怎樣都無所謂。幾乎是他的代表台詞。

 

 

  不願受任何人擺佈操弄,遇到不合理的對待時也會反抗,對生活沒有什麼熱情和追求,只是想依照自己的意志活著,但也稱不上「想貫徹自己的生存之道」,只是單純地覺得,就這麼沉寂地終此一生也無不可。

 

  (不過身為N+C社的主角最大的特點就是「衰」,所以他便如一隻小綿羊被丟進大野狼圈中般被強制丟進了萬惡之源的豐島之中。)

 

  這樣孤辟的Akira身旁卻有著一位忠誠的友人,青梅竹馬的Keisuke,即使軟弱無能,唯一的執著就是待在Akira身邊。雖然我很喜歡這樣的Akira,但如果沒有Keisuke恐怕Akira會更不像“有生活感的人”吧。(苦笑)

 

 

wp6_12801.jpg 

 

  被丟置到險惡的豐島,雖然表面上看似都是強大的Akira在拯救Keisuke,但事實上或許Keisuke才是Akira心靈的救贖,能維持他依舊是“人”的好友。

 

  因為是這樣理所當然的存在,宛若空氣,需要卻沒有感知,所以一直到因想法分歧意外地分道揚鑣才讓Akira開始思考。思考自己與Keisuke事。

 

  客觀來講(雖然我真的不是KA派,搞不好還是最反對的那個),Keisuke應該是第二男主角,他的路線劇情也十分豐富飽滿。但我就如大部分的女性玩家,一逕地朝魅力無限開大的Shiki樣倒去了XDDD

 

 

 

  同樣很喜歡的一張Akira獨照CG

 

144e066bd1ea41wf3.jpg 

 

  Akira平靜的生活可以說是在進入豐島後被徹底顛覆,以往雖然也時常活在打鬥中,但像這種生死相搏、非生即死的存活方式卻令人疲憊……

 

  隨時沐浴在詭譎恐怖的氛圍下,繃緊的神經,遲早有斷裂的一日,即使如此,仍得在這瘋狂的地帶想要生存下去,只有想盡各種辦法踩著屍體前進──…

 

 

 

  Shikitty出場~

 

144e0663bdcf1f.jpg 

 

  Shiki的登場無疑是在Akira平靜的心湖投入了一顆巨石(但可惜這不是少女漫畫),掀起陣陣漣漪的同時,更對其產生了高度的在意及莫名的對抗意識。

 

 

  第一次與Shiki碰頭就正面對上。這個男人在交手一擊的瞬間就可以感覺到對其無法抵抗的絕對強大。Shiki的強大是種絕對。

 

  震懾壓迫,強烈到不容忽視的絕對存在感,令人不由得敬畏甚至恐懼。那如鮮血般的紅眸,髮色和身上的裝束都是與夜色融為一體深沉的黑。以及絕艷白皙的容貌。

 

 

144e0663d281c2.jpg 

 

  男人像沒有情感的戰鬥機器。他將感情全都捨棄,踏在無數的屍體上只一味地追求著強大。高傲,冷漠,以及絕對的絕情。綻放在他臉上的只有絕艷的冷笑。

 

  當憑藉的力量失去以後,原本張牙舞爪的愚人們最後移開了視線,卑劣的祈求饒恕,或者因無法忍受恐懼,發出怪物般的哀號死去。

  這個城市裡只有這兩種人,都是窩囊的喪家犬。

 

 

  ──我曾經這麼認為。

 

  直到我看到那雙眼睛。

 

 

  選項很簡單。“移開視線”“不移開視線”。選擇後者會使ShikiAkira產生些許興趣,而放棄殺掉他。

 

  毫無雜質、充滿火焰的眼神,迎接並抗拒著我的視線,絕不屈服的怒視著我。

  如果沒有察覺這些,殺了他封上他的嘴就可以了。

 

  可是,那樣的眼神……

 

 

  其實我個人覺得以Akira的心性應該是後者比較符合。很多人會覺得Shiki線的Akira很可愛,正是因為Akira的不服輸與倔強在Shiki線發揮的很淋漓,讓原本冷冰冰又感情淡漠的孩子突然染上了鮮活的生命色彩。

 

  是說我很喜歡這張唷www 只是刀劍的火花太亮實在不適合當桌布~

 

 

 

  Shiki戰鬥的身姿。

 

144e0663fd9995.jpg 

 

  這個男人即使揮舞著弒血的刀也依舊優雅而美麗。 ((有沒有這麼不公平的(爆)

 

 

 

  第二次還是第三次見面,Akira依舊不怕死的講出挑釁的話語(其實沒有特別惡意),結果就被Shiki拖出去了(是說為什麼要特別挑空曠的地方呢?)

 

144e066478b651uj2.jpg 

 

  Shiki:“剛才的氣勢哪去了?繼續喊啊。”

 

  Akira:“……”

 

  Shiki:“還是說你怕死?那樣的話,就像個雜碎一樣拼命掙扎給我看。”

 

  Akira:“如果要被你殺掉,我寧可咬舌自盡!”

 

  Shiki:“既然如此,現在就用這刀刃自己把喉嚨割斷怎麼樣?”

 

 

  即使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仍然亟力反駁。

  沒有那種死亡近在眼前時的自暴自棄,依舊燃燒的眼神。

 

 

  Shiki:“就這樣往喉嚨向下壓去就結束了。很簡單。我絕不出手。”

 

 

  Akira明白這個男人純粹只是想看自己會如何反應而已,在死亡邊緣掙扎,Akira忽爾想到,自己為什麼要乖乖聽他的話?如果真如他所說的做,只是稱了這個男人的意,那是他死也不願意做的。

 

  既然如此,只有戰鬥了。

 

  明知這是毫無勝算只是找死的行為,Akira依舊拔刀彈開了Shiki的刀。Shiki意外地沒有抗拒,這令Akira感到萬分驚訝。

 

 

  Shiki:“到了最後自暴自棄了嗎?”

 

  Akira:“少囉唆!”

 

 

  從Akira的眼神和話語中能清楚得知他的想法──就是死也不會照你說的話去做。Shiki對此人似乎因此而感到些許不同。與以往他所遇過的那些人都不一樣。

 

 

 

ShikiStory_03.jpg 

 

  其實看到這句話我是挺想笑的。Akira居然和我想著一模一樣的事!──不過會這樣想也不意外,應該說不這樣想反而很奇怪。(笑)

 

 

ShikiStory_04.jpg 

 

  兩人的相遇受影響的不止是Akira,他們或許都是第一次對他人感到如此強烈的──興趣,相互吸引甚至迷惘不解。

 

  而首先打破這莫名強大引力所造成的詭譎平衡的人──是Shiki

 

 

 

 

  無法改變的主線,是Keisuke的墮落崩毀。若不是走到KeisukeGE,他的死亡似乎是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的──…

 

  Shiki線中AkiraKeisuke最後的交鋒。意外飲下Akira的血的Keisuke毒癮就這樣發作,倒下──毫無聲息地,驀然地沒有了生命──…

 

  Akira一瞬間明白自己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受到罪惡感與絕望感的雙重打擊,Akira同時也失去了生存的欲望。

 

  而那個男人──再度出現在自己眼前。

 

 

  Shiki:“很慘的樣子呢。我說過別再出現了。”

 

  Akira:“已經無所謂了。”

 

  Shiki:“你說什麼?”

 

  Akira:“想殺我的話就殺,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對於Akira了無生氣的模樣,Shiki似乎感到莫名的煩躁與憤怒。他不斷以言語刺激著Akira,甚至說出了要對Akira施暴的行為,在Keisuke面前──…

 

  Akira確實對Shiki的行為做出了抵抗的反應。尤其在Shiki說著那傢伙正看著哦時,Akira更是劇烈地掙扎起來,甚至狠狠打了Shiki一拳。

 

  Shiki露出了冷艷的微笑。彷彿滿意於他的反應。

 

 

  “真是,有趣。”

 

 

144e0664374c46.jpg 

 

  Akira:“放開我!”

 

  Shiki:“閉嘴。”

 

    “從現在起,你的所有者,是我。”

 

 

  ──這句令全天下腐女熱血沸騰得七葷八素的宣言,也是咎狗十大名句之一、SA情話錦集最具紀念意義的一句話,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名台詞~

 

 

  儘管失去了Keisuke,但Akira的生存意志的確被這個男人徹底激發出來。

 

  雖然已失去了生存的意志與目的,被這個男人狠狠地蹂躪著,卻也無法移開視線。從身體到心靈都被Shiki緊緊牽動著──…

 

 

ShikiStory_17.jpg 

 

  反覆被蹂躪、侵犯,Akira被逼至理性的極限。各種欲望被剝奪、操控,即使心再怎麼逞強、憎恨,仍阻止不了本能上的迎合,逐漸臣服於這個男人。

 

  Akira也曾想死過。與其這種日子持續下去,還不如一了百了。但Shiki做出的異常強烈獨占慾的行為,卻震撼了他。

 

  即使再怎麼憤怒、憎恨,最後這種強烈的情緒都會隨著時光消磨而去──剩下的是濃濃的不解與困惑,以及對其存在的莫名在意。

 

 

  是試探嗎?關著Akira的房門並沒有上鎖,想逃的話絕對逃的掉。

 

  但Akira最終仍停下了腳步。如果逃出去,Shiki一定會追殺他直至天涯海角。這是一個極為牽強的理由,也或許是一種名為Shiki的心靈牢籠的壓制。

 

  無論Akira如何掙扎,生理上卻早已沉淪,心智也早已被操控,僅僅剩下的是自己不願屈服的意志。即使如此,逃跑仍是輕而易舉的事,只要踏出這裡就行了──但Akira仍沒有離開。他沒有。儘管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Akira很遲鈍,這是早已知道的事實,但Shiki也是。他們誰也沒有意識到彼此間誕生出的羈絆,已悄悄有了意義,相遇或許是必然,但此時已不再是命運的安排,而是出自他們的意志、他們所選擇的未來。

 

 

  曾經無限憧憬愛慕的兄長卻利用自己害死了自己最重要的友人和愛人,仇恨是Rin現在唯一生存下去的動力。但知道自己的力量在Shiki面前甚至不值得一哂,Rin其實只一心求死,但死也要戰死在Shiki刀下。

 

  故事中對ShikiRin的感情著墨微乎其微。但Shiki在殺死Rin後所產生的動搖,連他自己都沒有感知到,這卻成為了他與Akira第一次交心的契機。

 

  在他火焰似地眼神裡,包含著想要急於求死的氣息。

  與他如何看待我沒有關係,只是,因為太纏人所以殺了他。

  僅此而已。

 

  Shiki沒有洗掉Rin血液的氣味,甚至將他的武器帶了回來,也引起了Akira的注意──與往常有些不同,儘管依舊遭受著蹂躪,Akira也感覺到了些許的異常,意外地看見了Shiki首次展現脆弱的一面……

 

  像是在尋求慰藉一樣,他們首次接了吻。明明過去無數次行為中都沒有吻過Akira

 

  雖然僅是一個小小的形似慰藉般的舉動,也能感受到ShikiAkira存在的接受──不僅僅是放在了心上,而是放在了更為特殊的地位……

 

 

  「一起墮落至地獄的最底層。」這是不是本世紀最美麗的情話?

 

 

  在這崩毀得是非對錯早已失去意義的世界,即使是地獄,起碼也有人陪伴;即使是地獄,但至少一同前行的人──是Shiki

 

  但Akira也明白到Shiki不是真心希望自己墮落。即使一直給予他甜美的誘惑,Shiki想看到的不過是自己掙扎反抗的窘迫模樣,真正心底深處想見的,或許便是Akira永不屈服的意志。

 

144e066489f57eho5.jpg 

 

  這張莫名的偷情味道很濃厚是怎麼回事XD 簡直像是半夜幽會的關係啊這兩人XDD(但是Shiki那雙長腿好美!這傢伙從裡到外都是這麼的可口啊~ω

 

  兩人第一次正常的交談,非常難得一見……也異常寧靜平和。

 

  Akira詢問了Shiki參加Igura的目的,因為不認為這個男人是為了取代王或是為了麻藥。這男人不像是會為了金錢和地位而賣命的人。高傲的不屑一顧,他根本不在乎自己以外的事物。

 

  Shiki難得地講出了關於Nano的事。儘管沒有說明地十分清楚,卻是Shiki說過最長的一段話。他心平氣和地對Akira道出了恐怕不曾與人說過的內心話。

 

  Shiki:“很無聊的話,忘記吧。”

 

  在一段短暫的沉默過後,Akira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那埋藏在心底的問題。或許是即使恐懼厭惡著這個男人,卻又不可思議地想要知道他內心究竟在想什麼,單純地想要知道,而Shiki也如他所願地給予了坦誠的回答。

 

 

  Akira:“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來?”

 

  Shiki:“大多數人看到我時,都會避開視線轉過頭去,充斥著恐懼和怯懦。但是,你不一樣。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卻依然極力頂撞,並直視著我。難道你不怕死嗎?”

 

  Akira:“我只是討厭被人壓制住。”

 

  Shiki:“那也很可能會令對方勃然大怒。”

 

  Akira:“人或早或晚都會死。比起那些,在屈辱的經歷中死去更令我討厭。我到最後一刻,都要遵循自己的意志。

 

  Shiki:“真有趣。沒有殺了你是正確的。名字,叫什麼?”

 

  Akira:“……”

 

  Shiki:“說。”

 

  Akira:“Akira。”

 

  Shiki:“Akira,你既柔和又粗暴。每次看到你的眼神,就會抑制不住地想征服你。慢慢地,花時間征服。”

 

  Akira:“我最討厭你這樣的人。”

 

 

  這是兩人第一次,也是在步入結局前僅有一次的言語交流。

 

 

 

To be continue.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アレックシア

Author:アレックシア
目前追集中──

【漫畫】
黑子的籃球
東京食屍鬼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最遊記BLAST
中村老師作品系列
Super Lovers
Skip Beat
愛麗絲學園
好想告訴你
3月的獅子
姊嫁物語
真的是聲優嗎

【夏番】
黑子的籃球
刀劍神域SAO

【遊戲】
PersonA ~オペラ座の怪人(PC)
十鬼の絆(PSP)

【隨寫】
試圖寫完一篇網誌中。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關於本網誌
宅。腐。生活札記
近況
最近在做的事:   
搜尋欄
萌え
Nitro+CHiRAL Presents The fifth anniversary DRAMA CD『CHiRAL CAFEへようこそ』 Nitro+CHiRAL Presents The fifth anniversary DRAMA CD『CHiRAL CAFEへようこそ』 Nitro+CHiRAL Presents The fifth anniversary DRAMA CD『CHiRAL CAFEへようこそ』 【Starry☆Sky ~in Winter~ 応援中!】 【Starry☆Sky ~in Autumn~ 応援中!】 【Starry☆Sky ~in Summer~ 応援中!】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